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给我留言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网站首页 黄姓动态 公告通知 文物史迹 家谱文献 后裔名人 文化研究 族史论坛 寻根旅游
 
  您当前位置:黄峭故里官方网站 >> 文化研究 >> 浏览文章

一座大夫第与一个家族的变迁

时间:2015年07月23日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收藏此文 【字体:

    走在被誉为“福建第一街”的邵武市和平古镇旧市街,踏着青石板和鹅卵石铺就的街道,沿着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明清古建筑前行,笔者一行来到造访的目的地、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——“黄氏大夫第”。        “大夫第”,一般是指文职官员的私宅,简单说就是士大夫的门第,不是平民百姓的草庐。2005年上榜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和平镇,镇区有5处“大夫第”,而黄氏大夫第则是建造年代最早、规模最大的一处。
    今年42岁的和平古镇“金牌”导游黄学义,也是这座古宅的主人之一,听说我们来访,他热情地为我们当起向导。导游与住户的双重身份,他的介绍让人感觉既专业又亲切。

    凝固历史透出家族辉煌

    站在黄氏大夫第门前,笔者立即被外墙丰富精美、富丽堂皇的砖雕所吸引。黄学义和我们面对面站着,用他专业的手势,精准地介绍起门前的其中四幅砖雕主画面,它们采用的是粗犷的写意技法,谐喻“松鹤延年”、“富贵长留”(牡丹柳枝图)、“竹报平安”(修竹花瓶图)、“锦绣美满”(锦鸡梅花图)。仅从这四幅砖雕看,其建筑的精美程度就可见一斑了。
   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,经过200多年风吹雨打的黄氏大夫第,虽然是沧桑满目,但处处都透出曾经的辉煌。
    和其它大夫第一样,这里也曾经是一个显赫家庭的宅第,于1812年建成,主人是清嘉庆直隶州五品知州黄映壁和布政司库大使黄映奎两兄弟。他们也是和平历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——唐代工部侍郎、和平书院创办者黄峭的后裔。黄峭后裔遍布海内外,多达数千万之众。
    “此门黄氏亦官亦商,在当时可谓富甲一方,田多、房多、产业多,因此和平街曾被称为‘黄半街’,黄氏大夫第也俗称‘大东家’。”在自家的院落里向我们介绍,笔者从黄学义的表情里看到的满是自豪。
    黄学义领着我们在院落间闲庭信步。这真是一座豪门巨宅,分为三座合院,均临大街,街东两座并列相联,对面的街西一座,街东北侧一座为主院落。黄学义介绍说,这座占地足有2000多平米的老宅,曾经还建有店铺、戏台、钱庄、粮仓、后花园等配套设施,只可惜这些大都已拆掉,现在看不见踪影了。
    笔者仔细观察,院落内外的许多建筑构件,虽然都已十分老旧,有的甚至破损不堪,但难以掩盖其设计之精美、技艺之精湛。
    除了建筑大气精美之外,院落里还有许多地方体现了古人的智慧。黄学义领着我们到街东两座合院,他指了指正厅上方,问道:“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他看我们一时语塞,便向我们道出其中奥秘。原来,为了避免夏天下午烈日直晒和冬天寒气下侵,厅堂檐梁上设置了木构的活动机关,用磨制过贝壳片制成遮帘,收放自如,又不影响采光。虽然现在看上去已是破损不堪,但是经过解说,我们不得不叹服其构思巧妙、匠心独具。
    正因为黄氏大夫第其建筑的时代风格明显,地方特色浓郁,建筑本身具有珍贵的文物价值,所以它也成为和平古镇诸多古建筑的代表。国家邮政局去年发行的中国古镇系列邮票,和平古镇入选其中,邮票的画面主体便是黄氏大夫第。

    渐行渐远的大院记忆

    在黄学义的娓娓道来之间,笔者闭上眼睛,倾刻间仿佛身临二百年前的一座人来人往、热闹非凡的深宅大院。
    黄学义介绍说,两兄弟盖好这栋宅院后,随着繁衍的子孙越来越多,在里面居住的人口也就日渐膨胀,民国时期人丁兴旺到达顶峰。就算是解放后直到上世纪80年代,这座大院的人气依然很旺。
    事实上,如今所见是曾经遭受过“洗劫”的建筑留存了。今年69岁的吴金妹老人,居住在大夫第的主院落。1962年嫁进这栋宅院后,曾经亲眼目睹了文革时期,建筑被破坏的场景。吴金妹十分心痛的说道:“正厅墙上有四幅十分精美的木雕,眼睁睁地看着都被人给拆下、打烂、烧掉,大门的砖雕还是因为我们用黄泥糊起来,才得以保存下来。”行走在偌大的深宅大院里,我们仍然可以见到许多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现在看来真是令人扼腕叹息。
    和吴金妹老人一样,许多曾经生活在这座宅院里的人们,都是许多老宅故事的亲历者。
    自小在街西这座院落出生长大的黄学义,从小听着长辈讲述的家族故事长大,也在这栋大宅院里留下了40多年的深刻记忆。
    “直到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这三座院落都十分热闹,就拿我住的这座院子来说,光小孩子就有30多个。小时候,我们小孩在一起嬉戏玩耍,在几栋院落的房屋之间玩捉迷藏,是我们最经常玩的游戏了。大人们则大多是白天劳作,晚上就在院子里唠嗑,夏天就把竹凉席往地上一摆,冬天就在厅堂升起炉火,大家围坐在一起谈生产、生活。”
    黄学义回忆说,小孩子还经常会在宅院里,或者在宅院外的街上,围坐在一起,听老人们‘讲古’。别的小孩喜欢老人讲鬼怪,而喜欢历史的他,小时候最感兴趣的就是听老人讲述和平历史和宗族故事,这为他后来当古镇导游打下了坚实的文史基础。
    从某种程度上说,黄学义今天的事业,是这座宅院成就的。2002年,和平正式吹响旅游开发的号角,开始需要各类旅游人才。凭借深厚的乡土文史基础,黄学义在60多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,以第一名的成绩成功考取和平古镇的导游资格。
    黄寿长是目前常年生活居住在宅院里的最年长者,今年已经87岁高龄了。他告诉笔者,年轻的时候,宅院里生活了五、六十户人家,大大小小共有二百多人口,每天生活的锅碗瓢盆声、小孩嬉闹声,那是好不热闹!
    从历史的角度看待大宅院,黄学义认为,虽然这栋房子居住的都是一个家族的人,但经过上百年的传承后,宅院里居住的人们之间,除了有姓氏、辈份、族谱、祭祀等宗族元素的维系之外,各家各户之间更多的是居住在一起的邻里关系,并没有影视剧中表现的古代大宅院“一家人”的感觉,更像是现代住宅小区的一栋居民楼。
   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院子里的人气迅速减落,青壮年纷纷走出宅院,外出务工、经商,留下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大宅院的记忆渐行渐远。

    现代族人的老宅生活

    与百年前的辉煌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黄氏大夫第如今的苍凉。
    走在偌大的三个院落,笔者感受到的只有沉寂。院内摆放着一些日常生活用品,提醒着我们这里是有人居住的,在街东南侧的院落里,笔者见到两个小孩正在玩耍,这样的场景让这座老宅有了些许生气。
    笔者在街西院落时,除了住户黄学义外,大多数情况并没有其他住户在,在这空荡安静的院子里,我们的对话声音显得特别洪亮。事实上,黄学义2012年已经在邵武市区购置了房产,因为在古镇当导游的原因,他周一至周五才居住在这里。妻子在古镇的一家企业上班,两夫妻一起都成为这座宅院的“候鸟”。
    而在黄学义之前,更多人为了改善生活条件,也为了方便务工、经商和子女就学,在外新建或购置了房产定居生活,离开了这座院落。笔者走进房间仔细打探,发现不论是居室、还是厨房等,大多老旧、阴暗、潮湿,条件简陋,除了些许家用电器,其它与现代生活相去甚远。
    现如今,仍旧常年居住在这三座院落的人,只有8户十来个人。“主院落有2户3位老人,街东南侧院落有3户7个人,街西院落有3户5人。”黄学义掰着手指给我们算,事实上,拥有大宅院产权的还有37户人,只不过许多主人平时并没有住在这里。
    虽然住户越来越少,但是这座大宅院仍旧是族人之间维系感情的重要纽带。住在这栋大宅院里的,全部是一个家族的,相互之间都有较近的亲缘关系。就在笔者与街东南侧院落的一户人家聊天时,看到黄学义妻子陈月香跑过来拿了一把韭菜走。“刚从工厂下班,发现中午没有菜吃,就跑到老公堂弟这里拿些菜凑合一下。”陈月香告诉笔者,我们大宅院的邻里关系挺不错,住户之间经常有些什么好吃的,都会互相邀请品尝,或者送些过去一起分享。
    现在宅院最为热闹的时候,要数每年的清明节了。每到这时候,在外务工经商的族人,便会尽可能地回到这里,他们一起出钱出力,开展祭祖活动,同时也以此为契机,一起烹饪家乡土菜,来一场规模盛大的家族大聚餐。“最多的时候院子里要摆下十来桌,我们喝酒聊天,互致问候、互说近况,人声鼎沸,比过年还热闹。”吴金妹说。
    随着古镇旅游开发,黄氏大夫第的宁静也逐渐被打破。刚开始,宅院里的住户还有些不习惯,觉得干扰了自已的生活。就在笔者造访的时候,还有一个摄制组正在黄氏大夫第外的古街拍摄节目,但院落内外的居民都十分淡定,并没有因好奇而蜂涌围观,他们对此已经司空见惯了。
    一般情况下,游客到和平,黄氏大夫第是必到的地方。因此,黄学义陪游客到自已的房子做讲解,已经成为家常便饭。经过多年的锻炼,如今,和平的历史,他可以如数家珍,而黄氏大夫第的故事,用“倒背如流”来形容黄学义,也毫不为过。他的生活已经融入了和平古镇、融入了这个家族、融入了这座大夫第。

 

(作者:何兴明 编辑:admin)
黄氏研究 潮人黄姓 天府黄氏 双井名宗 鲁南黄氏 福建宁化客家黄氏 海南黄氏网 海南江夏网 贵州黄氏网 江西黄氏网
湖南黄氏之窗 河南中华黄姓 黄族缙绅网 中国邵武            
 
Copyright © 2015 闽ICP备11008687号 中国福建邵武黄氏峭山公后裔联谊会
地址:中国福建省邵武市五一九路海丰大厦D栋403室
电话:0599-6329238 传真:0599-6329263 邮编:354000 Email:huangqiaosw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