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给我留言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网站首页 黄姓动态 公告通知 文物史迹 家谱文献 后裔名人 文化研究 族史论坛 寻根旅游
 
  您当前位置:黄峭故里官方网站 >> 文化研究 >> 浏览文章

黄峭墓,一个家族的思想坐标

时间:2015年07月23日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收藏此文 【字体:

古隘道经由之地——邵武和平镇坎头村,是古代人们出入闽赣打尖、歇脚的地方。这里的村民衣食无忧,辈辈人丁兴旺,但是谁也逃脱不了老去的结局。一个小土包,或几块片石堆垒,就是老去人的最后归宿。千百年来,一座座小土包,一个个小石垒,被岁月的狂风吹平,然而黄峭茔却历经千年依就在,松涛长相伴。

黄峭(872-953),字峭山,又名岳,字仁静,号青岗,唐邵武和平坎头村上井人。官至后唐工部侍郎。他的坟茔就卧于坎头村的黄家林,坐北朝南,北面层峦叠翠,前面开阔,风景隽秀。

迄今已有千年的黄峭墓,在日月轮回的消磨下,最初立的墓碑已荡然无存,现存的墓碑是清乾隆四十四年(1783)重修的。墓体呈圆形,居中做圆形隆起,外围砌石壁,底面平铺红色砂岩块石;内径2.9米,外径4.2米,面积13.66平方米。青石板的墓碑居中立于墓体之后。墓茔的前方刻着“江夏家声远,颖川世泽长”的楹联,高度概括了这个黄姓家族的历史渊源。黄峭墓的右后方,是黄峭父亲锡公的墓茔。墓的左后方,立有道光十七年(1837)的“黄族禁碑”1通。

近年来,黄峭后裔为了祭扫、凭吊方便,新修建了刻有“黄峭山公陵园”的石牌坊,铺设了通往墓地的水泥步行道,使整个墓地更加庄严肃穆。

千余年来,黄峭的子孙到处开枝散叶,足迹遍布大江南北,并远渡重洋,在异国他乡扎根繁衍。然而,他们却忘不了根,只要有条件,都会不远万里回到坎头的黄家山上谒祖。他们为何这般执着?因为黄峭墓就是他们思想的坐标,怀想的家园。

唐朝末年,烽烟四起,生灵涂炭。动荡的社会,呼唤着平天下的英雄,也造就着不问出生敢于挺身而出的英雄。唐昭宗时(约890),邵武水灾频繁,蝗虫四起,加上地方军阀割据,盗匪出没,民不聊生。青年的黄峭毅然拿出自家的积蓄,聚合乡邻,兴办义师,安抚灾民,武装自卫,使地方得以安定。他应召入伍,为大将军李克用赏识,协助李克用领兵征战,平乱勤王,历任千夫长、千户侯等职。唐朝灭亡,后梁建立,黄峭用绝食、弃官归隐的实际行动来表现对唐朝的忠心。后梁龙德三年(923年),李克用之子李存勖,灭了朱瑱称帝,建后唐国。黄峭再次为官,任工部侍郎。后见复唐无望,乃绝意仕途,弃官归隐,“既而创和平书院,诱进后”,在和平根植了培育才俊的梧桐。

和平书院初创时是一座黄氏宗族自办学堂,专供族中子弟就学,开创了和平宗族办学的先河。邵武南部各姓氏宗族竞相效仿,宗族办学自此相沿成习。自宋以后,和平书院逐渐成为一所地方性学校,吸引了一大批历史上著名人物到书院讲学。宋代著名理学大师朱熹、程门立雪的杨时都曾到和平书院讲学布道。和平书院东面门上的“和平书院”四字就是朱熹题写,伫立其下,犹闻那铁勾银划弥漫的墨香。和平历史上文化教育的发达,营造了和平千余年读书求学的氛围,文风炽盛,造就了一批又一批英才人杰。宋代大理丞黄通、司农卿黄伸、榜眼龙阁侍制上官均、元代国史编修、文学家黄清老等,都是身着青衫从和平书院走出,跨入峨冠博带的人臣之列的。

居于古镇一隅的和平书院,尽管不如白鹿洞书院、岳麓书院、嵩阳书院、应天书院名满天下,但它教化一方子弟的操守却不打半分折扣。它将儒学的思想浸染进古镇的每一条街巷,绵延千年。至今民居中遗存的“忠孝持家远,诗书处世长”、“世间只两样事耕田读书,天下第一等人忠臣孝子”的竹木刻楹联,仍流淌着儒家文化的芬芳。黄峭“诱后进”建的书院,德馨古镇。

黄峭的凛然气节,表现在他的进退之间。而他在对子女立世的选择和为人处世的教导上,则体现在一个“遣”字上。

黄峭,娶三妻:上官氏、郑氏、吴氏,三妻各生七子,共二十一子。后周广顺元年(951年)黄峭适逢八十寿诞,大会姻亲。在盛大的宴席上他面对儿子、媳妇感慨陈词,并对家事做了新安排。他说:“古谚:‘多寿多忧,多子多惧’,你们兄弟二十一人,本想全留侍我身边奉老。但以我戎马半生经验,眼见战火所过之处,皆成废墟,一到安定后恢复农桑,又成乐土。现拟三房子媳各留长子侍母送老,余子各给马一匹,家谱一套,资财一份,信马所到,随止择留。”他还口授一诗以赠别:“信马登程往异方,任寻胜地振纲常。足离此境非吾境,身在他乡即故乡。朝夕莫忘亲嘱咐,晨昏须荐祖蒸尝。漫云富贵由天定,三七男儿当自强。”中国社会几千年来的传统习惯总是子孙承袭、依靠父辈的福荫,父母为子孙营造安乐窝。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,是从孔夫子那里传下来的传统观念。而黄峭却能意识到“多寿多忧,多男多惧”,意识到“燕雀怡堂而殆,鹪鹩巢林而安”,摒弃封建社会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,告诫子孙“漫云富贵由天定,三七男儿当自强”,教育后人自强自立,不袭父荫,毅然分遣子孙远走他乡自己开拓创业,繁衍发展。从此,那份“我在哪里,哪里就是家”的气概,就在黄峭子孙的胸怀萦绕,在他们的血管里流淌;血缘深处,埋下了敢于探索、冒险和流浪的基因。

历经世代沧桑,黄峭的各系子孙,至今每当清明,还有人托亲友到上井村黄峭祠墓祭拓碑片。他们牢记住了家族的思想坐标——黄峭墓,记住了墓茔上空回荡的《遣子诗》:……三七男儿当自强。

 

 

 

(作者:戴健 编辑:admin)
黄氏研究 潮人黄姓 天府黄氏 双井名宗 鲁南黄氏 福建宁化客家黄氏 海南黄氏网 海南江夏网 贵州黄氏网 江西黄氏网
湖南黄氏之窗 河南中华黄姓 黄族缙绅网 中国邵武            
 
Copyright © 2015 闽ICP备11008687号 中国福建邵武黄氏峭山公后裔联谊会
地址:中国福建省邵武市五一九路海丰大厦D栋403室
电话:0599-6329238 传真:0599-6329263 邮编:354000 Email:huangqiaosw@163.com